菜单导航

台儿庄战地记者

作者: 傲然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22年04月26日 05:27:11

(原标题:台儿庄战地记者)

台儿庄战地记者

 

1938年春,台儿庄战役形势图。

 

台儿庄战地记者

 

张天虚

1911-1941 云南省呈贡县人。在台儿庄抗日前线,张天虚创办了全国第一份由军人编辑的油印报纸《抗日军人》,此后撰写了大量的战地通讯。

 

郑学富

如今很多人都知道,每年的11月8日是记者节。实际上,这个节日在七十多年前就已存在。1937年“卢沟桥事变”唤起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,同年,“八一三”淞沪会战后,上海的年轻新闻工作者,以笔作武器,毅然投身于抗日斗争的烽火中。1937年11月8日,以范长江为首的左翼新闻工作者在上海成立中国青年记者协会,旨在广泛团结爱国新闻工作者,为民族解放贡献更大的力量。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每年的11月8日,新闻工作者会举办仪式庆祝这个节日,而这个协会也成为中国记协的前身。

中国青年记者协会成立后,年轻热血的记者们纷纷踏上战场,在枪林弹雨中穿梭,记录下了战场的硝烟战火,让更多的同胞了解到战争的动态。

1938年春,日军由山东分两路进犯徐州时,与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展开了一场激战,史称台儿庄战役。战争爆发后,中国军队团结一心,迎接强敌。与此同时,在《大公报》记者范长江的带领下,一大批年轻记者来到了台儿庄抗日前线:共产党员、国民革命军第60军政训处干事张天虚来到台儿庄,创办了全国第一份由军人编辑的油印报纸《抗日军人》;曾与周恩来在国民党政治部共事过的蒋思豫陪同《新华日报》记者陆诒深入台儿庄前线,蒋思豫在指挥部第一时间报道战争动态;陆诒则深入台儿庄城,将台儿庄战役中的57人敢死队的英勇事迹,通过《新华日报》第一次向外界报道……

正是在全体同胞的同仇敌忾下,中国军队取得了台儿庄大捷。

人物之一

既拿枪上阵杀敌,又提笔撰写报道

1从日本护送聂耳骨灰回国

1911年12月8日,张天虚出生在云南省呈贡县。张天虚自幼聪颖,爱好读书,尤其喜爱文学,14岁时考入云南省立第一中学。在学校,他喜欢编演话剧,而省立一中组织晚会时,常邀请云南省立师范学校聂耳的小乐队参加。经过几次接触,张天虚和聂耳很快就成了知心朋友。

1929年7月11日,昆明发生了“7·11”火药爆炸惨案。惨案发生后,中共云南地下党立即通过党的秘密组织“济难会”,号召青年学生组织服务团帮助老百姓。张天虚和聂耳都参加了“济难会”,积极参加救助活动和演出,动员社会各界人士捐钱捐物,并揭露反动当局企图把这件事的罪名转嫁给共产党的阴谋。反动当局对此恼羞成怒,大肆抓捕迫害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,张天虚、聂耳于1930年先后前往上海。

张天虚到上海后,加入了“左翼作家联盟”。除参加左联的活动动外,张天虚还进行各种文艺创作。1933年,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后来他到北平学习,又利用假期到浙江普陀旅游,为创作采撷素材。回上海后,张天虚带病写出了47万字的巨著:《铁轮》。

聂耳到上海后,先是当店员,1931年考入“明月歌舞剧社”,任小提琴手,不久加入“反帝大同盟”和“上海左翼戏剧联盟”,1933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,后来进入联华影业公司和百代公司工作,创作了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大陆歌》、《毕业歌》、《码头工人歌》等三十多首爱国主义歌曲。

张天虚和聂耳同是革命文艺战士,又是云南同乡,飘零在十里洋行的上海,关系非同一般。张天虚在《忆聂耳》一文中说,1931年的一天,聂耳和郑一斋(云南爱国商人)到平安旅店看访张天虚,张天虚把聂耳“抱摔在床上,极度的欢快压倒我们,除了疯狂的笑,什么话也不想说。”

由于张天虚在上海的活动受到特务的盯梢,为了躲避当局的追捕,1935年3月,他被迫离开上海,到日本东京一所大学的社会系读书。1935年4月,聂耳也抵达东京。聂耳一下火车,就乘汽车直奔张天虚的住所。

在东京,张天虚和聂耳分别加入了“左联”东京支盟所属的“小说之家”和“戏剧之家”。在张天虚的引荐下,聂耳应邀参加了中国留日学生“艺术聚餐会”,在会上,聂耳作了题为《最近中国音乐界的总检讨》的演讲,并演唱了他自己作曲的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、《码头工人歌》、《大路歌》等歌曲。此后,聂耳应日本友人之邀参加“新协剧团”赴京都、大阪、横滨等地演出。张天虚给聂耳送行,俩人约定演出结束后再聚。没想到,这次分开竟成诀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