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阿妈鬼上身

作者: 傲然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1月06日 11:14:28

  小可儿出生在农村里,家境比较穷苦,勉强三餐能饱饭,家里的成员包括自己就有5个。

  为了生计,小可儿的爸爸日夜在工地里工作,很少时间回家休息,工作一累了,就直接在工地上歇息。

  小可儿的妈妈在生下她之后就去世了,生活在重组的家庭的小可儿很乖巧懂事,因为某些原因她跟爸爸搬到新妈妈的家里住下,家里除了新妈妈之外,还有新妈妈的妈妈。

  小可儿管她叫婆婆,因为小可儿知道爸爸辛苦,又是寄人篱下,家里还有一个弟弟。

  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,小可儿年纪虽然小,但是却很懂事。

  家里的家务过她一个人全揽上身,10岁的小可儿不仅勤快,还担负起照顾7岁弟弟的日常,新妈妈则是在家里翘着二郎腿,什么事都不做。

  小可儿一有什么做得不如她的心意了,对她便是又打又骂的。

  她在做这个事的时候,都是挑她妈不再的时候实行的,小可儿虽然不是自己家的孙子。

  但是婆婆早就把她当自己家的孙子看待。

  一知道女儿虐待小可儿,她就会黑着个脸,一整天不给好脸色看。

  小可儿的新妈妈虽然对是很刻薄,但是对自己的母亲倒是尊重的不得了。

  有婆婆在时,新妈妈都乖乖的不敢造次。有婆婆在的日子,小可儿的日子过得还可以,毕竟有人护着。

  自己的父亲在工作,这些事情他根本不知道。

  碰见婆婆不在家的时候,就是小可儿的黑暗。

  有婆婆日子的幸福并没有维持多久,在上个星期,被诊断出癌症的时候,已经是晚期了。

  诊断书拿回家后,看了直叫人奔溃。

  小可儿的父亲表示无论如何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给她延误生命。

  家里一下子陷入困境,小可儿的父亲为了多挣钱,晚上基本不回家了。这样一来也好,不用对着妻子那副恶心的模样,他实在想不到。性格还不算太恶劣的她,自从小可儿随着自己一起过来后,越发的变本加厉。要想让孩子们活的好,自己也得好好另谋出路,才有出头日。靠着工资过日子的,都不知道哪天才是个头。

  于是,他翻来覆去的想着,终于决定自己辞去他原来的工作,做起了小本生意。

  然而,该走的始终会走。

  婆婆吃完小可儿端进入的晚饭后,没有像之前一样让小可儿出去。

  她一反常态,让小可儿坐下,跟她讲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一些经历,结婚时候的趣事,一会说自己还年轻,一会说又祖老爷要来带她走了。

  小可儿还小,如果她再大个几岁,也许她能知道这是老人即将仙去,回光返照的一种现象,早发现,或许还能维持多活几天的权利。

  她不时比划着肢体语言,看得小可儿云里雾里的。

  聊了大约有1个来小时,婆婆一本突然顿了顿,正经道:“可儿啊,婆婆知道你乖。那丫头就是喜欢跟人计较,你不要伤心。婆婆我呀!答应过你妈妈了,会好好照顾你的。婆婆走了之后,向你保证,我家那鬼丫头不会再对你不好的。”

  “恩。”小可儿眨眼,尽管听不明白婆婆的意思,她就安分守己坐在一旁当个聆听者。

  等到婆婆自己说要休息了,小可儿才起身离开房间。

  第二天还没起床,就听到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  婆婆走了,走得很安详,医生推测死亡期间是凌晨的一点钟。

  丧礼没有大操大办,他们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这样去做。

  新妈妈自从婆婆走了之后一直闷闷不乐,看见小可儿在眼前晃荡更是心烦。

  一脚踢开刚从厨房端出一碗热汤的小可儿,捧在手里的热汤一下子淋到摔倒在地的可儿,别说又多痛了,皮肤都被烫红了。

  新妈妈也不管,只顾自己返回房间。

  一进房间,就看到自己7岁的孩子坐在床沿,身上穿着去世母亲的衣服。

  “瓜子,你怎么穿着奶奶的衣服,快点脱下来。”她错愕,两步并一步上前准备把孩子的衣服脱下,手刚碰到,就被狠狠拍颗一下,她吃痛的缩回手。

副标题#e# 苟君,给我只烟,忍得不行了,对方这家伙太烈了,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啊!同寝室的曹亮急着呼唤同
2019年11月06日 11:14:53  傲然文学网
六月的高中是学生最紧张的时候,可是最近学校里却弥漫着恐惧,因为有同学说晚上下晚自习回去时碰见鬼了。她披
2019年11月05日 21:47:16  傲然文学网
副标题#e# 往事,是屈辱、血腥而不堪回首的。作为国人,我们要正视历史,正确认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。而不是让
2019年11月05日 21:46:39  傲然文学网
门外寒风呼啸着,一棵老树上的枯黄的树叶被吹了许多下来,寒风呼啸的声音,更增添了夜晚的恐怖。 霜霜是一所跃
2019年11月05日 21:46:00  傲然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