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鬼眼惊魂

作者: 傲然文学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1月12日 22:59:48

  “救我,救我。。。。。”我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声嘶竭力的呐喊,我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,看到一条很长的堤坝,我潜意识里告诉自己,这是一个梦,醒来吧,醒来就没事了!

  我打开床头的灯,摸着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午夜11点59分,还有15秒就到了凌晨12点了,看着这个时间,再回想刚刚梦到的堤坝,我不禁打了个寒颤!

  倒了一杯热开水,在宿舍椅子上坐了下来,外面的月亮是半月牙状的,望着窗外朦胧的月光,思绪拉到小时候经常走,却害怕掉到河里去的堤坝上。

  这是一条有些年头的堤坝了,小时候祖辈们总是不断的叮咛嘱咐,“过堤坝,走中间,身向前,头莫回”,这条堤坝是从山里到镇上必经的一条堤坝,堤坝的一侧是沼泽田,另一侧是两米多深,深绿深绿的河水。

  干涸季节可以看到河里露出的石头,石头没有固定的形状,虽然河水长年累月的冲刷,但是石头上的棱角依然分明,石头上长满了青苔,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小河鱼在里面游来游去,放到现在这种青山绿水,独树一帜的乡村景色一定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旅游好去处,可对于当时的我们,这段路就是一个噩梦。

  我清楚的记得,那是夏天,每一年的夏天,这条堤坝边上的河里都要埋葬一副尸骨,尸体往往都是在两三里开外的河岸上找到的,我没有亲眼见过尸体,但听人家说尸体找到的时候都是被泡的发胀,身上的肉都被小鱼咬的千疮百孔的。大家除了惋惜便是叹息。

  老辈们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埋葬在这条河里的亡魂,但是恐惧感却不断的笼罩着整个小村庄。即便是正直壮年的壮汉也不敢在夜黑了走这条路。而我,对于这些恐惧真正烙下阴影的,是那一次放学回家,那是一个夏季,天色骤变,乌云笼罩,整个天空暗沉沉的,一股恐惧感侵袭而来

  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,雷鸣闪电,暴雨倾盆,我打开伞,和同行的同龄男孩小应手拉手举步维艰的走在堤坝上,由于年龄小,个头小,一阵强风阵雨,把我们从堤坝上拖下水里,掉下去那一瞬间,水迅速把我们淹没,冲散。

  恐惧,只有恐惧充满全身的每一处,一个黑影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来不及挣扎,最后闪现在脑海里的,是死神来召唤了!

  回想起来,我是佛灵眷顾的,因为我活下来了,而小应走了,他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跟我说最后一句话,只是一个眼神,一个永恒的眼神,那种对生的渴望,对人世的不舍,还有无法抹去的恐惧。

  自从那以后,我每天夜里都会醒来,醒来的时间是无非是午夜12点和凌晨3点。这个醒来的时间,我无法解释是一种外界语言的传递还是早已成为习惯的生物钟。大部分梦中恐惧我的潜意识都会告诉自己醒来醒来,不要被带走!

  喝完一杯热水,我走到窗口把半开着的窗户关上,夜深了,秋季的夜晚微微有些寒凉,加上窗户对面是学校师生最爱去的伊情湖,凉意更深。

  虽然夜里总是噩梦缠身,但是白天的我看上去还是与他人无异,或许是因为从小环境的渲染,跟他人比起来,更多的是我更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!而且在某种条件下,我觉得我是可以看到鬼的,我经常想,这大概是小应把他对人世的眷恋转移到了我身上,让我可以代替他看这个精彩的世界吧!

  我曾经把我的这种感觉跟我的男闺蜜李莫营说过,一开始他觉得我鬼电影看多了,后来经历的一些事情,让李莫营不知不觉中不得不信。

  就说那一次我参加一个比赛,没有得到提名,李莫营说带我去散散心,李莫营平日里比较喜欢到外面玩,而且是属于会玩的那种人,我就什么也没问的跟着他去了。

  我跟着他坐上了一辆大巴车,坐在后排位子的倒数第二排。司机说车程大约有2个小时,我属于那种坐在车上特容易睡着的人,车子没开二十分钟,我便安心的睡了,李莫营则带着耳机听着歌,看着路边的风景。

  车子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,我猛地睁开了眼睛,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安,这种不安甚至让我有些担忧,我抬头看了看前排的乘客,座位基本上都做满了,只有靠近下车门的两个位子空着,我再回头看了一下后排的座位,三个消瘦的男人和一个倦容满面已经睡着的女人。我推了推李莫营,他摘下耳机看了看我,我跟他说你打起精神来,李莫营笑了笑说,

  “坐在车上,姿势舒服就可以了,不用那么一本正经的坐着”我故意把他的耳机抢过来,掰断,意图让他愤怒起来,耳机是李莫营的最爱,我把他的耳机掰断了,他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还说我莫名其妙。

上一篇:赵五十五

下一篇:不安全的学校宿舍

安杰是某大学大三的学生。因为家里离学校不远,所以周末都会回家。可这个星期六,他实在太忙了,所以不得不在
2019年11月13日 16:21:58  傲然文学网
独生二胎开放以来,直接导致大量的鬼魂投胎混乱,因为工作量量大,所以判官大人决定做个试验,让一些表现良好
2019年11月12日 22:56:20  傲然文学网
今天是万圣节,是国外传进来的节日,这样的节日,非常的流行,说来也奇怪,中国人放着这么多的节日不过,非要
2019年11月12日 22:42:06  傲然文学网
小杨本来在学校上课的,忽然接到家里的电话,说是自己的爷爷快不行了,让小杨赶快回来见自己爷爷的最后一面。
2019年11月12日 22:37:01  傲然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