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作者: 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1日 11:37:37

原標題: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日前,由天津人藝創排的話劇《海河人家》在天津大劇院上演,再度引起一股觀劇潮。這部描述平凡百姓生活的話劇,以地道的天津味兒贏得了當地觀眾的熱烈追捧。

大幕拉開,一幢精致小洋樓的內景躍然眼前。小樓大廳被改造成了公共大廚房,鍋碗瓢盆每天在這裡奏響生活的樂曲。8戶人家近半個世紀的喜怒哀樂,也隨著這一樂曲徐徐鋪呈開來,形成一幅宏大而又細致入微的畫卷。三天兩頭的停水、背蜂窩煤、攢糧票、下棋遛鳥……覃家閨女離婚,李家兒子倒賣磁帶,孫家小妹跟洋人談戀愛,韓家夫妻下崗再就業……上一輩之間,既鄰裡和睦,又免不了家長裡短、磕磕絆絆,下一代人從小一起長大,有親如兄弟,也有青梅竹馬,織成一張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網。而在這令人目不暇接的生活畫卷的背景中,大時代的洪流飛速奔騰著,裹挾著小人物的命運一路前行——引灤入津、老舊平房改造工程、國企結構調整、建設濱海新區、京津城際鐵路通車……

《海河人家》無疑有向《茶館》看齊的雄心,力圖將自己打造成“津味兒”話劇的代表之作。同樣的一景到底,同樣有長達幾十年的時間跨度,同樣截取幾個時間節點的橫斷面來展現時代生活,同樣是描摹群相、出場人物眾多且來自不同階層……更重要的是,同樣使用方言,詞句精准、地道、鮮活、有趣。應該說,雖然還有些許不足之處,但《海河人家》已經展現出一定的大氣象。

編劇黃維若將《海河人家》歸為“散文式戲劇”。這種戲劇傳統最早可以追溯到屠格涅夫的《村居一月》,契訶夫把它上升到一種自覺的程度,對后世的戲劇產生了重大影響。中國戲劇中也有不少這樣的作品,如夏衍的《上海屋檐下》、老舍的《茶館》以及李龍雲的《小井胡同》,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散文式戲劇致力於表現人物的生存狀態,而不是沖突集中的故事情節。它的戲劇性、它的創作技巧都是跟普通戲劇不一樣的,需要更寬廣的審美視野。

這類創作手法雖不新鮮,但想要出好作品,難度卻很大。新世紀這10多年來,各地其實出過很多類似的“人家戲”:《三峽人家》《秦淮人家》《蘭州人家》《泉城人家》……它們都是通過這樣一個小院、一條胡同或一個家庭,來展現時代變遷,每部作品也都打上了各自地域的不同特色。放在這個序列中來看,《海河人家》仍有其突出特點,那就是規模宏闊。一部戲以8戶人家為描述對象,幾乎不分主次,在這類話劇是未曾有過的嘗試,劇中出場人物多達30多個,天津人藝幾乎是全員上陣,連退休的老演員都請了回來。所有人物的結局,最終竟都有完整的交待,在一部時長不到3小時的舞台劇中,難度可想而知。

散文的特點是“形散神不散”,散文式話劇也同樣如此。孫大勇、蘇青桐、李志明等幾位青年就如草蛇灰線,他們在生活中的選擇、困惑和前進,帶動了這座小洋樓、這一群人跨進歷史的行列,使普通人命運中的悲歡離合都染上鮮明的時代色彩。小洋樓的設計也十分巧妙。相比胡同或四合院,洋樓這一場景為導演的調度提供了更大的空間,高低上下、前后左右的台位全都有,非常便於呈現。從房主周鼎齋老先生、二戰中在此避難的猶太人到如今住在裡面的平民百姓,小洋樓是社會各階層的一個縮影,也是天津歷史的一個縮影。

當然,該劇還有必要繼續打磨,比如前半場很有看點、后半場卻戲劇性不足,有點“頭重腳輕”,再比如,劇中對改革開放初期來華投資的外商的形象定位,也值得商榷,但總的來說瑕不掩瑜。“人家戲”鮮明的地域特色,使其贏得當地百姓的喜愛相對容易,而想要走出去,贏得全國觀眾的認可,創作者還需要更大的格局,付出更多的心血與努力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04月18日 20 版)

(責編:唐心怡、王浩)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手機人民網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人民視頻客戶端下載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

 

推薦閱讀

老漁村新生記:563戶人家,13天搬進新居
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門,出天津西站北廣場,首先撞入眼帘的,是子牙河邊密密匝匝一片棚戶。
這裡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漁村——郭家菜園,與高鐵天津西站隔河相望,一個宏偉現代,一個低矮破舊。
【詳細】
天津頻道|獨家關注|高層動態
|觀點評論

老漁村新生記:563戶人家,13天搬進新居 一年前如果您到津門,出天津西站北廣場,首先撞入眼帘的,是子牙河邊密密匝匝一片棚戶。 這裡是天津最后的都市漁村——郭家菜園,與高鐵天津西站隔河相望,一個宏偉現代,一個低矮破舊。 【詳細】

散文式話劇的新嘗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