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红尘一笑的文章

作者: 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03日 17:20:33



  篇一:红尘一笑一了了
  红尘中,拥有太多的相遇,又有太多的转身,一次回首,念的人已站在红尘路口,痴痴等候。时光糜糜,岁月悠悠,再转身时,已是红尘过客,彼此相忘于江湖,此岸也不再连着彼岸。
  佛家讲因缘,而今生的相恋定是前世有那么个人为你披上一件衣服,今生来还你的那份情罢。一生一世不分离,又定是前世将你埋葬的那个人。只是今生,谁又是前世将你埋葬的那个人,我们却不从得知,因缘中早已注定,我们不过也只是因缘中的那普普通通的一员了罢。
  红尘陌上,你是谁的谁,倾心又为谁。那些看似长久的,深陷红尘,终究还是会变得不堪一击,留给自己的也不过一生长久的哀叹与痴痴的守候。每个人都心中有着一座坟,坟中葬着未亡人。苦苦等候,静静相守,只是为了千古不变的誓言,执子之手,与子白头。
  张爱玲说:“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。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的问一句:‘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’”。遇见总是那么的不易,那句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”便是最好的印证。一场遇见便是一场风花与雪月,只是长与短我们无可得知。有的人遇见了,终其一生,携手红尘。而有的却只是红尘一过客,注定只在你的内心踩下一个脚印,然后转身,各奔各的天涯,彼此不在留恋。
  爱了,恨了,伤了,明了。我们总是一遍一遍的看着别人演绎的故事,起始总是多么的美好,可演绎到最后却不在是童话中王子与公主那美满幸福的结局。我们曾为繁华若梦感叹过,为生不同床悲哀过,也为死别生离伤心过。可是,却没人能真正的明了,只是爱了,恨了,伤了。
  自古多情空余恨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一方才女张爱玲,一生痴情胡兰成,若是能懂得放下,也不会寻得等了一生苦,守了一生寂。男人多情却也长情,女人绝情却又专情。若为彼此,多情人少一点多情,多一点长情,绝情人少一点绝情,多一点专情,那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的伤心事恐也不会再次演绎,张爱玲也会少了一丝等待,多了一份幸福,胡兰成也不会落得一个风流成性的烂名吧!
  若是相爱,天涯海角,携手白头,若是不爱,苦苦追求,已是徒劳。我们喜欢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,不喜欢中道分途。喜欢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,不喜欢风流成性。其实有时候,我们人生的这部戏中,主角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,还是要更多人的配合,如果只是一味的已自我为中心,太过绝情,等时光走去,自己回忆起时,是不是会?有一丝的遗憾与后悔。
  正如张幼仪与徐志摩,默默倾情,默默守候,换来得却是徐志摩毅然决然的转身,一个冷眼,一句嘲讽。绝情如此,不知道后来他想起时,内心会不会有太多的后悔,也会不会有太多的内疚。
  红尘此岸连彼岸,不是我们太多情,只是经不住红尘的诱惑,红尘太过美,却又只是回忆。妙吉祥说:“生命是一场无法回避的旅行,沿途中有数不尽的坎坷泥泞,但也有看不完的春花秋月,而我在这一场红尘跋涉中,只不过是用尽全力来换一场与你相守过的回忆。”红尘道场,因缘聚会,聚散离合,离合聚散,相痴相守,念念白头。
  读懂了,就回首,故事千百,今生才能回头,红尘中的事,少一点品,多一点自在。拥有过,珍惜了,千年等候,今生才能拥有,红尘太过深,得一人心,相约到白首。
  千里因缘,不变随缘,随缘不变,红尘一笑一了了。
  
  篇二:低回婉转红尘一笑
  携一缕清风兮浅酌品茗,秉一烛雪案兮剪窗夜话。摊一墨书香兮文字平仄,盈一怀淡泊兮指间晚霞。穿行之风尘兮,轻触芳年之云卷云舒。步韵之绿水兮,馨香月色之霓裳轻舞。温润之广袖兮,兰花飞指之成长绚烂。转寰之浮生兮,斑斓原野之旷幽淡竹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风一雪一烛一案一笔一墨一卷书。(中国散文网 )
  拾一抹阳光兮璀璨青春,启一帘雨梦兮过滤阑珊。绘一幅美景兮典藏记忆,温一弯明月兮玉琼花颜。观天之看地兮,素色淡雅之静水飞韵。回首之人生兮,柳堤荷轻之迷离香氲。喧嚣之柳陌兮,独守安然之温软厚重。沉淀之浮躁兮,端庄柔美之纯真灵魂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倩一姿一影寻。
  摄一眸烟云兮弥蒙落霞,捻一指岁月兮郁郁葱葱。留一段真情兮停泊枫桥,煮一壶风霜兮滴漏年华。平淡之素锦兮,飘逸仙袂之浅笔静开。焰火之烂漫兮,渔舟唱晚之晕色暮霭。檀阁之倚栏兮,翠衣随风之瀑布发香。江楼之独凝兮,点点白帆之轻雾浅埋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生一世一日一月一云一雨一蓑来。
  赞一阕如兰兮明媚才女,拈一朵娇艳兮平湖叠韵。研一笔柔心兮字词墨香,弹一曲霓裳兮歌咏柳絮。烟云之墨雨兮,粗文劣章之易水真情。心慕之仰慕兮,赋辞吟诗之小窗风铃。淡雅之气质兮,文笔流香之蕴涵温暖。北国之云雪兮,冰清玉洁之仙宫玉境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池一湖一江一梦一莲一蕊一烟莹。
  蒸一屉云雾兮禅心清亮,架一炉流年兮参悟风尘。舀一瓢若水兮知意三千,捧一轮皎洁兮不诉离殇。白桦之红枫兮,南北牵手之联袂天涯。相遇之唯美兮,菊蕊满头之熏衣落花。恋恋之琼枝兮,桂树曼舞之合十许愿。不近之惆怅兮,流年笑盈之流年流沙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云一禅一灯一几一淡一心一人佳。
  吟一春春事兮万紫千红,赋一夏夏花兮璀璨美丽。染一秋秋韵兮金色旋律,漂一冬冬雪兮碧色青松。四季之轮回兮,日月蹉跎之风雨过往。彼岸之纤陌兮,轻歌飞扬之音落三江。回眸之云水兮,岁痕朱砂之永远乡愁。轻叹之心灵兮,静守淡然之不写忧伤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径一野一春一夏一秋一冬一枚芳。
  折一叶红枫兮点缀芳年,敲一竹新韵兮思念篱笆。握一暖清月兮熏香冷翠,鞠一捧心泉兮醉谁心田?五湖之钓舟兮,与卿相伴之浅笑安然。笛箫之合奏兮,共沐春光之飞逝云烟。不问之花开兮,几许春秋之放逐流水。白驹之过隙兮,对影邀约之文字红颜。低回婉转红尘一笑兮,一文一章一阕一词一句一字一赋赞。
  
  篇三:红尘一笑,淡漠如烟
  青灯墨下,笺字流年,指尖豆蔻,一掬清欢,宁可让心在千回百转中柔肠百结,亦不喜研字为雨,落墨成殇。其实,不是没有伤,也不是没有痛,或许,伤痛太深,才更懂得回眸处,应学会将心隐藏,相对于泪雨飞扬,更倾心于云淡风轻。
  白落梅说: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暗伤,这个伤口不轻易对人显露,而自己也不敢轻易碰破,总希望掩藏在最深的角落,让岁月的青苔覆盖,不经雨露,不见阳光。
  确实,生活里,有很多转瞬即逝,像一场华丽的舞会,刚刚还相依相偎,转眼,已杳无踪迹。
  曾经,相爱的人缘分淡了、散了;曾经,相守的人困了、倦了,于是,这世界上,便有了分离;便有了太多的恩恩怨怨、痛苦甜蜜;便有了劳燕分飞、各安天涯。
  陌陌红尘,茫茫人海,我们总感叹生活有太多的无奈,事实上,一些事,一些人,握住的,流逝的,走散的,我们真的无法改变,也无力去改变。
  因缘而聚,因缘而散,缘来缘去谁又能说得清,参得懂呢?冥冥中,有些失去也许是注定的,有些缘分也许永远不会有结果。正所谓:一念起,万水千山,一念灭,沧海桑田。
  一个人一生中至少该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。可是,生活中,偏偏这个人我们遇见了,却来不及相识;相识了,却来不及熟悉;熟悉了,却还是要说再见。爱情,于我们,仿佛一个懵懵懂懂的梦,梦里哭,梦里笑,梦里海誓山盟,梦里柔肠百结。梦醒了,却发现,丢了魂……
  为了爱而爱,为了爱而放弃,这也许,是我们对一份无可奈何的最好选择……
  经年一梦,沧海一笑,时光,是碎了一地的流年,有很多人,随梦;有很多事,随风。凭窗依栏,风景看遍,谁是谁的曾经?谁又是谁的永远?谁为谁盘起长发?谁又为谁淡走荒凉?有时,决绝只是一个背影,回首,驱得走的是伤感,驱不走的是思念。
  将一次次的相遇演绎成红尘情深,将一段段曾经回望成人生的千回百转,泪光盈处,谁的心情清瘦了岁月?谁的呢喃婉约了流年?素年,那些被流水滤过的时光,那些留白的青春,终是在泪水与欢笑中,悄然成人间最美的绝尘爱恋,静静走远。
  可是,站在千万人的城市里,淋一个人的心雨,听一个人的歌,喝一个人的酒,数一个人的寂寞,谁又能明白,这该是怎样的一种苦涩?
  拾一枚风花雪月,于季节的边缘,守望一座空城,忧伤是一缕风,穿过指尖,遗落了一地淡淡的疼。
  有些东西,错过了,便,永远地失去了。
  爱上一个人可能只用一瞬间,而忘记一个人却要付出一辈子。因为深爱,所以无语;因为懂得,所以宽容;因为想保存一份美好,所以选择珍藏。
  只缘感君一回顾,使我思君朝与暮。将一丝丝念想,绽放成葱茏的模样;将一叠叠记忆,折叠成泛黄的纸张,青灯,墨香,谁在谁的深情中凝望?谁又在谁的指尖淡走苍凉?纤纤一梦,眷眷尘心,转角,爱已作别;挥手,天涯陌路。握一纸素笺,在落寞天空下,守候飞鸟的翅膀,浅笑迷离间,依稀是谁的声音,驻足窗前,将谁的名字轻唤?
  站在时光的路口,悄然回望,万千心绪轻锁眉间,一纸经年,半笺心语,弱水三千魂梦断。惟叹,这淡了一季的痛,搁了一世的情,期期艾艾绕指柔。魂断处,离恨天,梦里瑶池两缠绵……
  坐望于季节的末端,拾一枚风花雪月,再见,再也不见;两两相望,却是两两相忘。挥毫泼墨,画一笔沧桑,那隔世的轮回里,究竟承载了多少痴情人的惆怅?吟一阕无边思念,梦几回柔情深种,立尽一岸晓风残月,望断一涯独倚栏杆,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了一段过往年华。
  却原来,爱与不爱,都与结局无关,有种感情,凝眸,就是永远。
  只是,在渐行渐远的回望里,那些痛过的、哭过的,都演绎成了坚强;那些不忍遗忘的、念念不忘的,都风干成了风景。红尘、沧桑、流年、清欢,
  一个人的夜晚,我们终于学会了于一怀淡泊中,笑望两个人的白月光。
  一缕菩提,一钵梵音,等到风景都看透,红尘一笑,淡漠如烟。
  
  篇四:红尘一笑,只为那冬雪之日

  寒之水,我冰之花红尘一笑的绽放,只是为了那冬雪之日花期的到来。
  柔荑覆上你俊俏冷拔的脸暇,轻轻的拭去你眼角的泪痕,此刻你永远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真诚,那份恨意早已随着那一纸殷红化为浓浓的爱意,黄泉路上我决不会让你孤单独行。
  当那利剑划过你的胸膛,如挺拔的傲梅的你看着那殷红的血液流淌,一抹笑意从你脸上流出,我承认我是喜欢这抹笑意的,入神一般的清冷是他的面具,或仰慕或畏惧,那样的男子是站在世俗之外的淡漠,如他的眼睛,是看不到底的寒潭,平日里没有人会看到一丝暖意。一切的绝美只在那世间最绝美的眼睛中,此刻的暖意如暮云收尽溢出清寒,银汉无声转为玉盘。抱起;哭泣。慌乱:迷离。得到:失去。“花,我告诉你水是爱花的,如同早晨的露水必会从天而降,降落于花之上,让它保持沁香。对花,水宁可负了天下,也要护你一生,承如今日,我是不舍得……”“护我一生?”我反复呢喃着。寒之水苦涩冷傲的面上满是纯白的固执,如流逝的冬水定要流出干涸的沙漠,流出自己的轨迹一般的坚定。一道晶莹的亮光坠落,溅开了破碎的水花。我是得到,亦还是失去?得到了一个天下女子皆羡慕的完美婚姻,亦还是失去了一个最爱我的人?寒之水,承载了最美的韶华。对镜挽云鬓,倚栏拂碧波。那冷硬如铁的汉子在对我时,却有着最温暖柔软的笑,那双粗粝的大掌总是怜爱的摸着我柔顺乌黑的发髻,眼中带着迷离的笑容。而今,当我披上耀眼的霞帔,我看见了他那固执而沉痛的眼睛,目光深深而冷峭,血色的瞳孔不住的扩大,知道再也无法收缩的凸出。他的面色透露出青色的苍白,死死地咬住血色尽失的唇瓣,倔强如他,他看着我走出了他的世界,哦也带着我最真挚的爱离开了他的世界。繁华似锦的绚烂多姿的同一片天空,却有着沉默不语的两人自此分开,多么的荒唐的讽刺。三载红尘,情动与尔。莞尔一笑,妖娆君心。缘起缘灭,三生不忘。莫道无情,却胜有情。“可以陪我看一次烟花吗?”沉默不语,长久的注视。“好,可以。”“谢成全”
  (二)皎洁的月色中,碧瓦堆砌的绝美楼台殿阁,沐浴在银白的光芒下。此时的它仿佛是贬入人间的谪仙,清冷中带着不可折算的高贵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端坐在铜镜前,蝶翼般的手指灵活的开始描绘着细长的眼眉,细致的铺上一层珍珠粉,在刷上浅浅的胭脂,最后染上口脂。笔尖轻点玉器皿中艳丽似血的殷红色的朱砂,对着镜子在光洁的额中描绘,一朵艳绝精致的红莲印在额处,冰之花一改淡色素颜,那张修饰过后的脸精致无暇,细长的眉目微微上挑带着妖艳的诱惑。寒之水自然不懂明明可以为了天下割舍下一切,偏偏为了一个女子改变了自己的承诺。高高的耸立的城楼上,寒之水大章轻轻的一挥,巨响突临,一道明亮的光芒划开了暗沉的夜色,转眼间天际被渲染上了夺目的光彩。花,我可以陪你看一场炫丽的烟花,散开,飘落,消失,仿佛我们的爱一样,带着彼此的不舍离开了我的世界。
  天空繁花似锦绚烂多彩,城楼上两个人沉默不语。安静如春。
  或许失去了才懂的珍惜,珍惜时才觉得为时已晚了。
  冰之花仰视着繁华似锦的天,突然有些迷惑,有种凄凉的错觉,这个站在自己身侧陪自己看繁华落尽的烟花的男子,在外人眼中对她宠爱有加,怜惜疼爱,却为了一个承诺,护她一生的承诺,可以毫不犹豫的抛下,。让她一生在寒江度过。他以这种放手的实际的行动——远离,护她一生的周全。熟不知离开才是他最大的错误,不敢一起面对的男子决不是冰之花所要的。
  突如其来的琴声在夜空中显得有些轻细,被烟花声声声盖过。“冰之花挣脱了灸热的大掌”水,你要记住,此时此刻我是为你而舞”。白雪搬纯净的裘衣滑落地面,一袭红的嗜血的艳丽映入了寒之水的眼帘。
  寒之水面色复杂的看着水袖轻扬的女子,那朵娇艳欲滴的红莲仿如有了生命般,随着女子她细碎的舞步而绽放。耳边垂下的玉珠随着一次次的晃动,摇曳出凌乱的姿态。“花,寒江是我为你争取的一个栖息地,家族的压力,天下的重担让我迫不得已做出这样的决定。他们想让你死,我想让你生;他们想让你离开,我想让你留下;他们答应你栖地于寒江,而你却答应他们远嫁寒江。无数的悔恨皆因我的懦弱导致,我终是不能负了天下,终是负了你……”
  一时间天空多彩的色泽,变化的形状如盛开的花朵,一霎那纵情而肆意。明亮的夜空下,一抹红的突兀的身影在飞扬,子变化多姿的旋舞。她用她的长眉,妙目,手指,腰肢,用她髻上的花朵,腰间的褶裙,繁响的铃声,青云般的慢移,旋风般的疾转,舞出了跳跃音符中的离合悲欢。
  “水,为你而舞,让你记住我。我在问我自己,如果当初你回眸,我们也许便不会擦肩而过。如果你牵起我的手,我定会生死相随,奔走天涯。如果……这世间本就没有如果。”(冷笑)
  “花,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寂寞的空虚,随着你的背影的离去,似乎所有都会消失,只留下一片荒芜的冷意。”
  那一夜,烟花绚丽了一晚。那一日在明亮的夜色中一朵耀眼的红莲在恣意的绽放,以妖艳绝美的身姿舞出了即将来临的血色。那一日,冰之花与寒之水天涯相隔。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。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。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。”《君生我未生……》
  此时,君生,我生,却是我离君天涯,君离我海角;此生,冰之花与寒之水之间有一段遥远的距离。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树与树的距离,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;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树枝无法相依,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;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,而是纵然轨迹交汇,却在转瞬间无法寻觅;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瞬间便无法寻觅,而是尚未相遇,便注定无法相聚;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鱼与飞鸟的距离,一个在天,一个却深潜海底。
  风吹来了写凉意,吹起了一堆璧人各自心中的涟漪,吹皱了本市平静的心湖,交错的双眸在那一瞬间,华为一片平静。今生,我们有可能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了对的人,那只能是一声叹息。
  (三)
  你那个本可以在自己身边陪自己笑看江山的女子居然去了。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红色的耀眼的金丝绣霞帔刺痛了我的眼,血色的罗裙在风中翻出优美的弧度,那样散着青丝潇洒的女子就如一幅画,可在了我的心中,让我的灵魂为之颤动。所以很多年过去了,我依旧喜欢在初春时节,默然的待在书房画卷前,安静的凝视,冰之花的唯美经过时间的缝隙在我的心中悠然滋长。我以为我寒之水即使伤过,疼过,终有一日会忘却一段曾经,只是那样的轻舞太冷冽太决绝,一旦埋了下去,想要触动就是嗜心的疼。
  墨香萦绕断君心,只道当时已销魂。
  北国的桃花已经盛开,冰之花,我的花你还好吗?多年来我沉浸在失去花与达成所愿繁荣兴国的折磨中,反复煎熬,我已经分辨不出水更重要,已经不知道当初的选择是为了什么,却明白那个女人消失的片刻,带走了我曾经的雄心壮志。
  红颜逝,发如雪,北国的桃花开了吧,那香如雪海般的艳红定会广博千里,如同眼前白茫茫的雪,冰之花披着白色的狐衾大衣,风吹动了雪海,漫天的雪花飞舞,水,寒江的雪景很美,你可以看到吗?多想和你一起看雪?明明答应了不在爱你,可我的心却没有答应我自己。我用我仅剩的思念的权利来思念你。冰之花的绽放,而只绽放在短暂的冬雪之日,终开不过花期的凋零。
  
  篇五:红尘一笑醉逍遥
  银河传恨,明月飞霜路。犹记昨年深秋,梦正浓,心思无处。鱼酣莺困,乍起夜惊眠。心无惧,邀月住,暂把轻愁诉。
  星眸凝睇,窥向清风处。扫落疏影窗明,唤莺起,知无人护。清樽素颜,向晚共徘徊。情难聚,别君去,千里天涯暮。
  喜欢独处时,听一曲天籁,掸落白日喧嚣,邀余音袅袅绕眉间,如丝滑过。想起儿时的大漠胡杨红柳林,那个时候看着父亲肩上被红柳勒出的深深血痕,心疼得直哭。而记忆中的父亲,总是抚摸一把我的小脑袋笑呵呵的说:“傻丫头,没事儿,睡一觉,这些血痕就都没了。”那时,我小小的脑袋瓜里也就一直坚信:任何的不开心和烦忧,香香的睡一觉就没事儿了。
  然而,生活中总有些伤不是一觉醒来就可以愈合的,如同今天无意间,看见曾经你留给我的信息。一直以来我都舍不得删去,因为我怕有一天你会彻底忘了我或者我忘了你,而忘记对我来讲是如此残忍,因为我知道自己曾用心付出过,所以我怕自己的付出换回的是残忍的遗忘,曾经的两心戚戚变为陌路渺渺,我怕自己承受不起。
  回看过去一幕幕,历历在目,那些人那些事恍如昨日。我从未怀疑过你对我说天长地久时的真心和坚定,可造物弄人,很多不可预知的意外折了天长断了地久。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今夜拥着这份宁静,我如此想你。
  事实上,想你的时候,我一直坚信,你也一定在想我,只是此刻我想你刻骨。曾和闺中密友话禅,她说:想念是相互的,当你在想某一个人的时候,你的思维可以不受时空的约束,或多或少会传递给你正在想念的那个人;所以我们在没来由耳根发热的时候,会暗忖:一定是谁在想我了?那么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那个人,就是想念我的那个人。虽然后来我知道这话是无稽之谈,但当时因为一直信她所说,且又信了这么多年,直至今日,反倒觉得是那么回事儿,如同谎言说得多了成了真理一样,有时我情愿这么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:我在想你的时候,你一定也在想我。虽然一直以来我是个喜欢安安静静的弱女子,但骨子里却有着洒脱不羁的反叛性格。不喜欢人云亦云附庸风雅。认为对的,哪怕千人反对万人阻挠,也不会改变初衷。
  会在偶尔的工作忙累之余,和最亲密的朋友啜一口红酒,酒香氤氲中,窃窃私语。会轻叹而笑:要是有同事看见我们这两个平日里正襟危坐的淑女,淡抹妆容满面霞光的在这儿浅饮低啜,下巴一定惊得找不见。我坦然一笑。心在尘外,何惧尘事?
  喜欢在无人打扰的夜里静静想你,此刻我的心如此安详,静默如花。捧着这枚散发着心香的小花,有泪轻落。轻抬头、仰望夜空,素衣胜雪立窗前,发丝如魅绕指柔,心事似水润无声,想起你温暖的笑脸,清晰又模糊。
  世事轮回,谁心头没有一些烦忧事儿?只是巧笑嫣兮,随风飘摇,红尘一笑,醉逍遥。爱也好恨也罢,事事随缘自在行。只想简单的笑,单纯的哭。晨起采霞光,披一身金色染满天空;暮落撷夕阳,共一抹余晖温暖眼眸。

上一篇:关于湖畔的文章

下一篇:水墨江南

篇一:水墨江南,等你来相会 千万恨,恨极在天涯。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,摇曳碧云斜。 梳洗罢,独
2019年08月03日 17:21:07  吒吒精阅网
篇一:琉璃湖畔,离子情殇…… 琉璃湖畔,离子情殇…… 琉璃湖畔琉璃梦; 浣花西流浣花涌。 若问谁人念念痴?
2019年08月03日 16:38:42  吒吒精阅网
篇一:放飞在西子湖畔的遐思 春风染绿西湖畔,般般美景入画来。 走近西子湖畔,柳绿花红,到处长满葱绿的诗意。
2019年08月03日 16:23:43  吒吒精阅网
那女人瘦削的身影跟在母亲身后,从门口像树叶一样飘了进来。她穿着花格子衣服,看上去至多25岁年纪。那是下午时
2019年08月03日 16:23:09  吒吒精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