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夜行人的文章

作者: 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1日 12:07:08


  
  篇一:雨夜行人
  归路独行心冰冷,萤火随旁半温暖。
  夜幕漆黑,没有星辰,没有皎月,有的只是一路上如影随形的灯火。我尝试去触摸,然而,却是如此的冰冷,根本温暖不了此时的我。啊,她在哭泣,不,是天空在哭泣,这是你对我的怜悯,是吗?
  独自行走在河岸沿路,陪伴我的只有一把小小的伞。这是一把相伴我许久的小伞了,已经不记得从何时起,在阴雨绵绵的日子里,都有她的陪伴。在伞下,仿佛感到特别的安静,雨儿滴答滴答,是回家的呼唤吗?看着前方的路,湿漉漉,河上不知何时起了雾,氤氲缭绕。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,白茫茫。
  沿帘静听琉璃雨,何闻伞下伊人泪。
  总是很喜欢靠在窗边,静静地看着外面,这是雨的世界。晶莹,带点迷茫;清澈,而又朦胧。这就是我想要的世界,多想融入这样的世界,静静的,连绵不绝,似乎永远都不终结,没有离愁别绪,没有忧伤哀怨。我只能陶醉在雨的世界里,或许这就是缘分吧。我是多么的渴望,然而憧憬似乎归咎还是梦幻。
  我想融入这个梦幻的世界,我轻轻地把手伸出去,想要打开那扇通往小小的房门,雨儿轻轻地飘落在我的手心上,丝微的触动,然后在我的手心融化,这是一个多么短暂的过程,连挽留的时间都不曾拥有。我想再来一次,于是雨儿还是滴落在我的手心,瞬然破碎,零落,正如冰花绽放般。一个淘气的雨娃娃忽然来到我面前,亲了我额头一下,这是多么的温暖,多么的甜腻如糖。是你对我的安慰,是吗?
  连绵思雨花飘零,几瓣惊醒伊人梦。
  终于有了这个机会,我正在雨夜散步。走在小小的河沿岸边,撑着唯一陪伴着我的小伞,融入憧憬已久的雨的世界。在如此宁静的雨夜之中,连步伐都不免自觉地减缓,连脚步都要变得轻盈,如蜻蜓点水般,走过河沿岸边。伞下,只有我一个人,多么想遇到一个丁香般的你,恬静文雅,在那个美丽的邂逅,相遇相知,坠入爱河。
  沉醉之中,我的衣服渐渐湿透,雨,越来越大了,是你的甜腻,使我忘记了身上的痕迹。雨儿毫不留情的敲打着小伞,连小伞也只能沉默以对。而我呢,只能静静的看着天空,一道轰雷闪过,闪烁着我的泪光;泪滴流到天空,而雨儿又降落在我的身旁。在雨的世界里,人确实清醒不少,我有一股冲动,放下手中的伞,接受雨的洗礼!让她洗净我身上所以的记忆,不需要任何的保留,不必要刻意的挽留,来吧,雨儿,尽情的挥洒吧,让我那虚无缥缈的梦境,完全的消失吧!
  
  篇二:夜行人
  夜,已经很深了。
  已经是子夜了,喧嚣的都市都已经沉睡了。在都市以外的世界,我们已无法知道那沉寂中,还有什么可以不眠不睡的。都市的街衢,白日里的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那熙熙攘攘而充盈的繁华景象都全部消失了。
  她,一个女人,我看不清楚她的容颜。她孤零零地行走在街灯幽暗处,她刚刚穿过霓虹灯闪烁的街头。夜风渐渐起了,渐渐吹着她和她走在的大街旁的树上。
  大街上的静,仿佛是一种千百年的死海,瑟缩的秋风在它的上空卷着苍茫的云乱。死亡,那种厄运一样的困惑轻轻飘浮着。街上,没有行人,孤独的她独自行走着,穿梭在灯光与霓虹灯交织的浮光暗影中。
  没有人知道她为何独自一人在这样的时光里走着,亦没人知道她心中所想。
  在一个不太显眼的小房屋内,有一个值班警员坐在那儿低垂着头看着什么,房门边的墙上有一盏灯,闪烁着红光,忽明忽暗,静静的,没有声响,像一个哑谜供行人猜测。她放慢了脚步,扭头望了望。然而,她没有朝那个房间走去,只是瞬间即逝的望了望,又校正了她的视线,依旧往前走着,街的尽头仍然是街灯辉煌,在双眸可视的远方,街灯延伸着,延伸着——仿佛路是永恒,走路就是永恒之中的永恒。(中国散文网- )
  月亮被逐渐转浓的云团裹胁,已不敢露脸了。风,吹着,吹着,在她的衣襟留下幽幽的呜咽,又窜入她飘荡的发梢,安然眠去。
  偶然,会有一辆车,或再接着一辆车,呼啸着打她身旁掠过。那时,她会冷不丁地打一个寒颤,接着,她会投给扬声而去的车尾一个冷眼,漠视远去而消失在眼所望尘莫及的阴影里。
  我不是她的伴侣。在夜里,我深知一个孤行者的快乐,那是寂寞中最具想象力的时刻,我久久地注视她,一如情深的痴情男凝眸爱人的眼光,充满无限的欢乐。然则,我此刻的注目只因她的孤独,让我有了注视的目标——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婀娜多姿,一种旁若无人的行走姿态如此招人流连。我的心中升起遐思——这个女人为何这个时间在街上行走呢?这个女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?这个女人是回家还是去干什么呢?
  有一辆的士车在她身旁停了停,她的头摇了摇,然后,的士车开走了。突然,一阵雨点敲打在静静的像死去了的大地上。
  变化莫测的老天爷,不识时务地下起了雨。雨点打在前面行走的她的姣好的身上,雨点也打在后面加快脚步行走的我的身上。在我超过她的瞬间,我斜睨了一会,只一会儿,我真的没有瞧清楚——在她的脸部闪烁着晶莹的水花,是雨点儿呢?还是心中忧伤挤出来的泪花?
  我快步向那路旁的房屋走去。我躲在一个屋檐下,躲避着滴滴答答的雨点。女人怕被雨淋,她为何不躲避雨呢?
  我在暗处,观望着街灯旁那一条条下垂的丝线,一道天然的风景下,她成了风景中的风景。她的身影一会儿被街灯展现在前面,一会儿又在后面,前面清晰时,后面模糊不清;后面清晰时,前面又模糊不清。一种轮回,仿佛交替着演绎——生命的协奏曲。
  又一辆车,这次不是的士,而是一部广州出产的日系凯美瑞,司机停车后,从驾驶坐位上下来,半推半拉地将她攥进车的后排座位。然后,“呼”的一声,带着水花水雾,消失在寂静的街道。
  这个女人就这样在我的眼前消失了。
  夜行人,原本是一男一女,天公作美的协调搭配。转瞬间,我的世界一片寒冷,一种真正的孤寂正面袭来——我不怕这陌生的世界,却原来我是如此地害怕一个人的世界呀!
  我要走的路还有很长,可怕的孤寂,可怕着——此际,我的心底是多么想奇迹般出现一个夜行人啊!
久旱甘露,端午佳节,农人合欢。 远离故土,乡情附月,月以泪语。 初夏之雨更有一种力量,让人心醉的魔力。雨
2019年09月07日 14:49:00  吒吒精阅网
我把黑夜轻轻地挂在树梢,心儿想独自去与星星共淌…… 今天是我21岁的生日,此前的一些时光我总是把爱幻化成一
2019年09月07日 14:48:29  吒吒精阅网
我待人向来不喜欢献殷勤,这倒不是因为我不够谦卑不愿讨好别人,而是实在感觉到我们之间隔着点什么,有点不大
2019年09月07日 13:20:16  吒吒精阅网
是谁迎着风,看着浪花的飞散;是谁迎着风,站在船头乘风破浪豪情满怀;是谁迎着风,望着前方的苍茫呼唤大海。
2019年09月07日 07:02:17  吒吒精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