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半生烟火

作者: 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7日 09:29:55



  篇一:半生烟火,倾尽一世迷离
  注定,千世轮回,半生缘浅,演绎斑驳风尘……
  风舞扬沙,素衣青颜,独自守望月落日出,只盼一朝归田解甲。纵然天涯尽,水光凝,涔菲寒,离泪断,又如何?甩起白衣袖舞,念起宿惜相思,回眸浅笑嫣然,自斟一杯薄酒,饮尽万千错乱,倾尽一世迷离。
  选择一首歌单曲循环,爱极了散发的微微哀伤,舔愈寄挂在心里的点点寥落,与眼泪无关。更何况,隐约,已没有泪水在漂泊。何故?只因半生缘,燃起一世憔悴;只因半生缘,放逐一世流徙;只因半生缘,倾尽一世迷离。
  女子本应是水,却硬要懂得指尖葬沙,葬掉爱与恨的千古愁,静看阡陌红尘中如何消磨殆尽。猛觉,任何埋葬方式都无意义,起始已然往事,如何挣扎,都回不去了……烟花易冷,也许,可以没有知觉,不悲不喜。恍惚的微笑,成殇的悲凉,缀染沿途的风景,涂鸦带着几许多情的消瘦文字,一字一字流淌在风干的心间,捡起零碎的片段,泅渡消沉的灵魂。
  浮沉流年,空落了多少幽怨爱恨。轮回变迁,寻不见曾有的沧海桑田,沐人间烟火,又怎会不染岁月风尘,尽管走过的只是半生烟火。
  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凄美宿命的装潢,解析有缘相见,无缘结果的遗憾。花期已逝,凝眸间的倾城已不复,烟火流年间,凋落的只是韶光。只怪,缘只半生,牵扯不断,亦难再续。曼桢心头的千言万绪,定梗在喉,移物易景,角色变换,一出戏,两个人,各自的半场。寥寥瞬息的际会,总是拼凑不了一出完美的谢幕。这是世钧的悲,曼桢的哀,也是宿命的惘然。相爱一场,换来半生缘,只道轻轻一声“我们回不去了。”即使有委屈,即使有不甘,即使彼此深爱对方,面对现实他们又能奈何?
  念起,心微荡漾,轻轻拨起尘封的琴弦,诉念想,泣悲劫。伸手可触的欢喜,已然刻印在流年的隙缝里,深埋扎根,渡金封锁,只留迷离念想一世相随。
  忆起,万水千山仿昨日,甚可听觉熟悉的回音耳畔响起。历历在目的纠缠,携带些许无力的彷徨,寂静默然,淆然泪下,一场相爱,换来半生烟火灰灭心间。
  观赏星辰斑斓的夜景,捕捉月影轻舞的柔软,聆听每一阵微风的细语,和谐了静夜的孤寂,渲染了寂寥的浓抹艳彩。只是,依旧风化不了半生烟火倾尽的一世迷离,簌然苍白了回忆,定格在脑海。注定,开始的很美丽,结束的没道理,尾收的太凄美。
  
  篇二:半生烟火,岁月最美的恩泽
  如果,能守着寂寞在一剪向晚的光阴里老去,我定能循着半生烟火的香息,寻到一份晨露初绽的记忆,以及,那个最深情的你……
  ————题记
  春风拂袖,晴光在眸里盈满了温柔。一方浸润了暗香的清风寂院,在旧时光里氤氲着一抹初颜……(中国散文网  )
  心,徜徉在灵动的四月天,不期然便会与一眸深情撞见:看春风柳下栖,双燕在瓦下尽情嬉戏,心顿生暖怡;或是,与一枚待放的花蕾交换心声,将深情放逐于一缕人间烟火,静待有缘人来和!
  愈发喜欢一种不加掩饰的真。率真也好,真诚也罢,只是,更流连一份真心,如镜明,似水澄,无论何时忆起,或是触及,都可以成为眉眼里止不住的欢喜,就像喜欢着一些没有来由的喜欢,只一眼,便是抹不去的永远。
  低眉,有风拂过耳边,我听到,这一季花开的声音,也听到,枯木痛生终逢春的隐忍。
  若非初春的新绿,已在春风里可劲儿地舒展着腰肢,我终不愿去相信,这世间走得最快的是光阴,当真是疏落了时光里一些动人的细节,却,也不曾离开过。
  轻轻触摸人生的纹络,因为深浅不测,所以无从把握它的起起落落,唯有一颗初心,可以沿着来时的路,让一株不眠的花木,盛放成永不迷失的归途。
  一池春水,之所以能够面平如镜,是因为,心上一剪波澜不惊的春情,始终在繁花深处如影随形。
  临窗,望夜,是欣喜的风清月白,只是初春的夜风夹带了薄薄的凉。今年的春,来得格外的晚,似乎随了心上一份恋旧的情思。
  一首歌的情结,是一场美丽的寂寞,只记得,那一枚别在发间的思念,因了忘记摘下时的怯,便再也没有离开过……
  深情已种,春风,轻轻收藏起所有的感动,便不去问风月无边的迷茫,亦不去寻山长水远的惆怅。如果,这些带着温度的清欢小字,可以放逐所有的流徙与不安,我情愿,守着寂寞向晚,把一个又一个的长夜漫漫,书写成一个人的秋水长天。
  何时起,开始喜欢慢着的时光,可以安静地看一帘春色,由浅喜至深爱,可以浅浅地品一场春华,由枝头繁盛至落红满径,我想,这定是岁月给予的最美的恩泽。
  初看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,曾一度惋惜烟火流年,韶光不复。曼桢纵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却只能定梗在喉,方寸之隅的际会,却终无法演绎结局的完美。
  “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个人。”
  曼桢,怕是张爱玲在一支苍凉下,用骨子里的清冷塑造出的最有温度的女子吧。当一切尘埃落定,她依然带着心中的爱,守着当初心花无涯的惊艳,在寂寞里隐去。半生太过匆匆,如一场隔世的梦。只是梦醒了,泪亦干了,清守天涯各一,无悲无喜。
  或许,爱需要的不只是热情,它更需要的是一份真诚,久而久之,才被岁月沉淀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  村上春树说:如若相爱,便携手到老;如若错过,便护他安好。读这样的字,不是因为它有多么深邃,而是让心在这尘世里多了份清美。人生,需要静一点的姿态,生活,需要淡一点的情怀,默默地祝福,淡淡地关心,如此,每一寸有爱的光阴,才会在心上持久温润。
  读雪小禅的小半生,不觉岁月忽已远。于是,也慢慢学会了放弃和拾起。如果,能守着寂寞在一剪向晚的光阴里老去,我定能循着半生烟火的香息,寻到一份晨露初绽的记忆,以及,那个最深情的你!
  若,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,两颗心终会在春风里交融成一幅最美的画卷,只因,柳眉作笔,梨白为笺的春天,从未在心上走远。
  终是感恩,感恩每一寸浸润着温柔与良善的光阴,如果文字可以承载一份初心,深情,依然是最美的底韵,只因,它陪你走过一段最艰难的人生。
  终于,可以在一缕清风的静寂里,放下这一路上不安的流徙,临水,静听清风,细品白云,把一份清澈如水的缘分,守成他年里一份不舍的情深。
  心中有爱,春情不负葱茏意,每一瞬间,都是值得用心珍藏的人间四月天,初心犹存,那是值得用心呵护的现世安稳。
  烟火,是岁月里最美的恩泽,长安,是生命里最暖的夙愿。
  若,他懂你的寂寞,自会让半生烟火的温暖,为你释放成一世长安;若,你懂他的漂泊,便会把想念的寂寞,写成一首无字的诗歌,只待他归来的时刻,轻轻来和……
  眸里有景,便可以看到山花烂漫的娇羞;心中有情,便可以触到水月在手的温柔,于半生烟火中守着一份恩泽,在每一个静安的日子里,感受流年无恙,岁月如初。
  不喜太过明艳的事物,终感觉那里太过张扬。春华本浓烈,若是再染了浮光的颜色,定然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。
  然而,光阴从不曾凉薄,任何一处驻足,都是源于内心的选择。经历过起落,才能在浮世里寻到一份自若,才可以在浅喜深爱的情怀里,静待春暖花开,于半盏琉璃的况味中,安守一世清喜。
  如果,一切来得太迟,如果,一切又尚未可知,且依归途,裁一支桃笺,植于心田,待桃花满源,青山作幕,绿水成台,云裳为衣,让心,沐浴在这不染风尘的水云间,轻舞一曲风月相和的人间四月天。
  此时,你若依在,我定如约而来,这场心灵的旖旎无需刻意安排,便迎来一场会意的春暖花开。这一场相守,于众荷之间,却不会执意荣枯,因为心,早已走出尘世的津渡,栖莲而居,淡淡地开,浅浅地谢,而深情依然温润质洁!
  重温半生缘,不去感叹尘世里无果的遗憾,而是默默为这半生的遇见,成为暖在心上的一世长安而心生圆满……
  
  篇三:半生烟火,不惹清瘦
  用一段隔世离空的魔方,谱一曲半生烟火锦唱。以一种冷艳的纯香,点数那些不惹清瘦的荒凉。
  --题记
  【一】
  夜语清清,风心袅袅,透过窗风的一线,将寒灯吹熄,咋暖还寒。
  谁,又重然烛火,在微渺的烛影摇红中,用心卷写那一抹临心心事?
  谁,在入夜的空阶,抚筝一曲,弹落了断情的殇?
  谁,斟一盏迷醉的青梅酒,蘸水为墨,书写了一世浮生,却还在光阴的彼岸,遥遥相望?
  晓风残月,孤影朦胧。你曾说过:“千年的轮回里,你为我沉醉三生,我为你痴迷一世。”这般念念之语,可到头来,宿命的卷轴,经不起缘分的挑剔,终究还是变成了,半生烟火,不惹清瘦。
  自春来,惨绿愁红,芳心是事可可。那些红花绿叶,那些李白柳嫩,那些紫陌桃红,皆染满了我心惆怅。俗念,这四月的芳菲,依然明媚不了我心韵的扉语。
  【二】
  安静的落座于书橱隔壁,悄问自己,云鬓三千,舞动的青丝,为谁舞?悄问自己,梅雨一万,滴落的露华,为谁碾?悄问自己,愁肠百转,零碎的思绪,为谁掩?
  注定了,你我皆是缘散者。上天,所恩赐的,只是半生缘。就如同那些烂漫的烟火,美丽之后,刹那芳华,消失在无边的苍穹。我,用清瘦的身姿,为你,舞一段最后的拜星月慢,在夜色吹更中,在清尘收露时,在小曲幽坊前。
  彼时,竹槛灯窗,识春庭院,你用一抹深情的目光,读我,一世情缘。谁知道,这个春光明媚的人间四月天,飘落了一地的花雨,怎奈我心中微寒。
  一直以来,我都轻言,素心念念,倘若有一遭,我们彼此携手走到生命的中途,你我皆无悔无怨。人生原本就只是一场遇见,在对的时间里相识,在错的时间里分散。这些因果,都是定数,你我大可不必要去强求什么,命中有时终须有,命中无时莫强求。
  于是,我让你学着参禅。
  【三】
  你稍安兀坐,捡一缕温润的阳光,旖旎着春的气息,依依拂过脸庞,薄烟萦绕。心里,便开始慢慢的品味着禅的不染纤尘。直至一弦明月悬于天际,一缕清风携如炼的月色悄悄的落入纱窗,要梦而来。
  梦里,你见是一朵佛前的青莲灯火,一脉素心,以慈悲为怀,安静的燃烧。你心疼的想要去用手扶拭,我的闪躲,诉了你,今生,就此为止。我心若连,青灯古佛,才是岸。
  一阵风来,树影婆娑。你微睁着朦胧的睡眼,泪花落枕红锦冷。原来,只是梦。七分心忧三分愁迷,更一分寂寥与一丝无奈。眼眸里,几许忧伤,几许凄凉。迅速,转身,撕裂的呼喊。其实,那只是你的一个梦而已,仅此而已。
  岁月的流云在天外漫卷漫舒,命运的晨岚在尘中自来自去,一我们,将杳踏着红尘烟雨的步伐,一路一路的走向艰辛。呵,沉思往事,别语愁难听,是四月芳菲的写意,在涌动的暗香中,眷恋雨润云温,若惊风吹散。
  【四】
  如若可以,请许我用莺歌燕语的呢喃,来为你最一曲,相思的天。在这个半生尘缘中,看你不惹清瘦,蹙眉幽转。你知道,我是疼你的。真想,透过云影独幽的幻影,为你谱一曲轻若流云的缠绵。
  那些些沉音旧事,消逝于风音虚幻的瞬间,如一颗夜幕的流星,在安谧淡雅的夜晚,轻轻的划过。那逝去的光环,只是念间。
  泪湿栏杆花著露,愁到眉峰别离时。此恨如何平分取,奈何苍天天不知。断雨残云无意绪,寂寞朝朝暮暮思。
  忽而,风来。一瓣素云,轻轻落于我如黛的眼眉深处,那揪心的回眸,只想在缤纷的季节,坐你一个妩媚着阡尘的随你走一程伴一程的清雅女子。飘落一帘柔软情絮,在情心的烙印中,书一笔,因君相思起,为君情缘灭。你挥手别念,情至此,言中意,舞中曲,无不是千般万般的不舍。只怪这,情缘聚散,冷落清秋,一缕相思意,隔溪山不断。
  请容我,借紫凝回梦的梦落,驻在你的心里,更允你,还织梦行云的忧伤,留在我的梦里。这一世,我们只是半生的相聚,却清瘦了彼此间的容颜。
  【五】
  终而,缘念虚空,触动心弦的真爱皈依为一种宁静淡泊的至情至性,伴随岁月的清泉深植入生命的根柢,冥冥之中宿定天意。你我只能在最深的红尘里,隔尘相望。
  一丝浮云似水袖轻扬拂过亘古的前尘,幻美的心境,于一帘幽梦里侵染了四月芳菲,丝丝缕缕氤氲于生命的篇章,愈久而弥香。
  夜间的晚风柔情似水,像是在安抚一种隔世离空的眷念。此时月影依依,尘音落落,梵歌中一曲般若,吟唱着前世今生的半生烟火,不惹清瘦,默然成空。
  
  篇四:桃花落,半世烟火
  人与人的相遇,总是这样浮云莫测。最初不相识,相识莫问是缘是劫,若问,也是难解,且由他,繁华纷纷似雪。最后不相认,爱过笑过痛过哭过,纵有万般不舍,终究也要离别。唯真心,不凋谢,如同江南水中月,只有圆满,不会残缺,大江流日夜。
  撑一篙唐风宋水,荡二十四桥明月。折一枝如小令的荷,将千里烟波的相逢紧握。君到江南非过客,花开花谢可梦蝶?青石板街,烟雨芭蕉几叶斜。念你白衣如雪,步步莲花生婉约。可曾还记得,五百年前那时我,醉酒水晶宫,为你狂书的笔墨?真水沉香,定颜凝色,所有因你而生的喜悦,都永如龙珠宝玉,光彩灼灼。自从君来过,重门便深锁。
  你可记得,我曾许你的江南之约?桃花灼灼,开了又谢,我终是没来过。转世一季,莲花也如云起落,韶光却把诺言渐消磨。去年今秋又重叠,银杏黄飞,枫叶丹抹。相逢此刻,且把青梅酒缓缓斟些,我邀你画船听雨,坐看灯影水色,共饮一杯消得么?
  那年桃花雪,恍惚开昨夜。玉手横笛,白衣摇曳,船外大江流月。天上人间两清绝。幽梦成九曲,连环如何解?相思虽二字,一笔怎生写?说不尽初逢,道不尽离别,绾不成的同心结,填不成的清词半阕。教人辗转三生,石上与谁约?天香云外飘,长揖红尘界。眼中人,心中事,掌中劫,一笑灰飞烟灭。转身光阴清洌,当时竟未觉。
  与你对弈于山光水色,烂柯才发觉,天外已是残阳如血。我意犹未尽,你却落子如星,拂袖而去,背影决绝。是怨我不肯为你退避三舍,还是你执意布下一局未了之劫?青石之上,玲珑浮凸深刻,你的天机神鬼莫测。待我从头仔细琢磨,却也不知哪一步差错,才有这般节外生枝的结果。也许终究会生死难解。只是明白,这一场对决,怕是再也无法握手言和。
  等闲桃红蕉绿,韶光总易别,又与何人商榷?岁月漫层叠,旧时莲子千千结。念欢娱,长若花开谢。凭谁忆,肩上蝶,陇头云,二十四桥明月?似此星辰都去也。算才子春风词笔,赋得深情几阙。又怎抵,相对白头一夜?抬眼青山寂列,江枫渔火,似流萤明灭。往事扁舟一叶。
  梧桐挂缺月,皎然若霜雪。千年之前,那些青衣女子反复吟唱的子夜歌,依旧为谁百转千折,诉说着心悦君兮君不知的离别?看时光潋滟一荡三叠;看洞庭波兮木叶落;看秋水长卷雁字留墨;当年月下心事,也终于瘦作枯荷。可我知道啊,即便多少如花的相思,到最后必定会在风尘里无声无息的湮灭,我还是愿意为你翩翩飞舞成林中,这一夏之蝶。
  那样温柔的夜,那样清凉的一轮月,那样低徊的一首歌,竟是如此的寂寞。寂寞,却是因为深深的懂得。所以沉默,不说春暖花开的承诺,看莲花错落,飘一地红叶。让离别,终于飞舞成漫天的雪。回首,,那一抹微笑的颜色,依旧这样灼灼。就像年轻时,缘分的那一页,你无心滴落的墨,被我轻轻涂抹,却化作,今生最璀璨的烟火。
  
  篇五:一缕星光,半世烟火
  秋天的阳光明媚却不灼热,暖暖的一道阳光穿过透明的窗户在地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,领窗而座,阳光洒在笔尖上仿佛一个个初生的婴儿,欢快急切的舞动着四肢,原本干净的白纸不一会堆满了深深浅浅的文字,安静的让人欢喜,就这样,独坐小轩窗,一卷书册,一阕花词,一曲筝乐,一幅丹青,便是我娴静时期最大的爱好,动时赏花开,闲来听雨落,撷取古人言,端坐静厅中。从时光中找寻最美的句子,感悟温暖的时光。
  毛爷爷曾说过: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”所以我想做摘录便是点燃我梦想的那束星光。小的时候,最爱的事便是去翻爸爸的书柜,那个时候识字不多,却独独爱那些美丽的字,或是笔画烦扰,亦或是平淡简单,却总能吸引我的注意,小小的我坐在门前的板凳上拿起爸爸的笔一笔一划地临摹,看着歪歪扭扭的字那时的心里我却溢了满满的幸福,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学到了李白的诗,听君高吟明月光,低头凄凄思故乡,那时真是爱极了那谪仙人青莲居士,慢慢的从五言到绝句我就如同饮鸩止渴的鱼,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一阙唐诗宋词,在烟雨迷蒙中追寻自己的梦想,我开始记录东坡居士的豪放,倾听五柳先生的凄婉,触摸后主李煜的悲哀,宛如‘小楼一夜听风雨,明照深巷卖杏花’的迷离。
  初中的时候总想象着自己是落魄诗人,潦倒才女,以卖画为生,靠吟诗为乐,于是我开始写,写爱写恨写情写怨,再到我遇到安意如,遇到张爱玲,遇到三毛,读她们的书,看他们的人生百态,我渴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向她们一样,我在干净的纸张上摘录下他们的时光旅程。还记得那个时候青春美文,哲理小品,唯美语录都是我的最爱,我也曾写下花开如锦的文字,在那样的年少里,可是我胆怯,我害怕世界里异样鄙视的眼光,所以我只敢在一方小小的壳里画出谁也看不见的墨色时光,直到我八年级的时候,我的文章一次次被老师赞赏,在那个明媚的下午,我的老师那样告诉我:“我知道你是一个自卑的女孩,可是没关系,如果你写不出作家的文章,那你就去做作家的文章,做一遍,两边,如果做到十遍,就算你现在成不了作家,你也拥有作家的梦想了。”的确,在我第一次摘录作家的作品时,那是学习,第二遍便是理解,第三遍便是领悟,待到第十遍我便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独特自由的思想。
  时光荏苒,年华不再,唯独这句话,我从不曾忘却。从那时的自卑胆怯,到如今的自信阳光,犹如蝴蝶的蜕变,而我一直等待着燎原之时那最灿烂的一场烟火盛宴。摘录人生,品味世界,你的思想里终将开出独特的花朵,那只属于我的火焰鸢尾。
  
  篇六:半生烟火,岁月最美的恩泽

  如果,能守着寂寞在一剪向晚的光阴里老去,我定能循着半生烟火的香息,寻到一份晨露初绽的记忆,以及,那个最深情的你……
  ————题记
  春风拂袖,晴光在眸里盈满了温柔。一方浸润了暗香的清风寂院,在旧时光里氤氲着一抹初颜……
  心,徜徉在灵动的四月天,不期然便会与一眸深情撞见:看春风柳下栖,双燕在瓦下尽情嬉戏,心顿生暖怡;或是,与一枚待放的花蕾交换心声,将深情放逐于一缕人间烟火,静待有缘人来和!
  愈发喜欢一种不加掩饰的真。率真也好,真诚也罢,只是,更流连一份真心,如镜明,似水澄,无论何时忆起,或是触及,都可以成为眉眼里止不住的欢喜,就像喜欢着一些没有来由的喜欢,只一眼,便是抹不去的永远。
  低眉,有风拂过耳边,我听到,这一季花开的声音,也听到,枯木痛生终逢春的隐忍。
  若非初春的新绿,已在春风里可劲儿地舒展着腰肢,我终不愿去相信,这世间走得最快的是光阴,当真是疏落了时光里一些动人的细节,却,也不曾离开过。
  轻轻触摸人生的纹络,因为深浅不测,所以无从把握它的起起落落,唯有一颗初心,可以沿着来时的路,让一株不眠的花木,盛放成永不迷失的归途。
  一池春水,之所以能够面平如镜,是因为,心上一剪波澜不惊的春情,始终在繁花深处如影随形。
  临窗,望夜,是欣喜的风清月白,只是初春的夜风夹带了薄薄的凉。今年的春,来得格外的晚,似乎随了心上一份恋旧的情思。
  一首歌的情结,是一场美丽的寂寞,只记得,那一枚别在发间的思念,因了忘记摘下时的怯,便再也没有离开过……
  深情已种,春风,轻轻收藏起所有的感动,便不去问风月无边的迷茫,亦不去寻山长水远的惆怅。如果,这些带着温度的清欢小字,可以放逐所有的流徙与不安,我情愿,守着寂寞向晚,把一个又一个的长夜漫漫,书写成一个人的秋水长天。
  何时起,开始喜欢慢着的时光,可以安静地看一帘春色,由浅喜至深爱,可以浅浅地品一场春华,由枝头繁盛至落红满径,我想,这定是岁月给予的最美的恩泽。
  初看张爱玲的《半生缘》,曾一度惋惜烟火流年,韶光不复。曼桢纵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却只能定梗在喉,方寸之隅的际会,却终无法演绎结局的完美。
  “我要你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,不管在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个人。”
  曼桢,怕是张爱玲在一支苍凉下,用骨子里的清冷塑造出的最有温度的女子吧。当一切尘埃落定,她依然带着心中的爱,守着当初心花无涯的惊艳,在寂寞里隐去。半生太过匆匆,如一场隔世的梦。只是梦醒了,泪亦干了,清守天涯各一,无悲无喜。
  或许,爱需要的不只是热情,它更需要的是一份真诚,久而久之,才被岁月沉淀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  村上春树说:如若相爱,便携手到老;如若错过,便护他安好。读这样的字,不是因为它有多么深邃,而是让心在这尘世里多了份清美。人生,需要静一点的姿态,生活,需要淡一点的情怀,默默地祝福,淡淡地关心,如此,每一寸有爱的光阴,才会在心上持久温润。
  读雪小禅的小半生,不觉岁月忽已远。于是,也慢慢学会了放弃和拾起。如果,能守着寂寞在一剪向晚的光阴里老去,我定能循着半生烟火的香息,寻到一份晨露初绽的记忆,以及,那个最深情的你!
  若,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,两颗心终会在春风里交融成一幅最美的画卷,只因,柳眉作笔,梨白为笺的春天,从未在心上走远。
  终是感恩,感恩每一寸浸润着温柔与良善的光阴,如果文字可以承载一份初心,深情,依然是最美的底韵,只因,它陪你走过一段最艰难的人生。
  终于,可以在一缕清风的静寂里,放下这一路上不安的流徙,临水,静听清风,细品白云,把一份清澈如水的缘分,守成他年里一份不舍的情深。
  心中有爱,春情不负葱茏意,每一瞬间,都是值得用心珍藏的人间四月天,初心犹存,那是值得用心呵护的现世安稳。
  烟火,是岁月里最美的恩泽,长安,是生命里最暖的夙愿。
  若,他懂你的寂寞,自会让半生烟火的温暖,为你释放成一世长安;若,你懂他的漂泊,便会把想念的寂寞,写成一首无字的诗歌,只待他归来的时刻,轻轻来和……
  眸里有景,便可以看到山花烂漫的娇羞;心中有情,便可以触到水月在手的温柔,于半生烟火中守着一份恩泽,在每一个静安的日子里,感受流年无恙,岁月如初。
  不喜太过明艳的事物,终感觉那里太过张扬。春华本浓烈,若是再染了浮光的颜色,定然是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。
  然而,光阴从不曾凉薄,任何一处驻足,都是源于内心的选择。经历过起落,才能在浮世里寻到一份自若,才可以在浅喜深爱的情怀里,静待春暖花开,于半盏琉璃的况味中,安守一世清喜。
  如果,一切来得太迟,如果,一切又尚未可知,且依归途,裁一支桃笺,植于心田,待桃花满源,青山作幕,绿水成台,云裳为衣,让心,沐浴在这不染风尘的水云间,轻舞一曲风月相和的人间四月天。
  此时,你若依在,我定如约而来,这场心灵的旖旎无需刻意安排,便迎来一场会意的春暖花开。这一场相守,于众荷之间,却不会执意荣枯,因为心,早已走出尘世的津渡,栖莲而居,淡淡地开,浅浅地谢,而深情依然温润质洁!
  重温半生缘,不去感叹尘世里无果的遗憾,而是默默为这半生的遇见,成为暖在心上的一世长安而心生圆满……

上一篇:化茧成蝶

下一篇:春雨缠绵

八月,乍寒还暖。夏的燥热还未完全褪去。人们都期望一场细雨润湿沉闷的空气,送来一个清爽的秋。 天遂人愿,下
2019年08月30日 12:59:15  吒吒精阅网
灰蒙蒙的天不染上任何色彩,没有活泼,没有媲美,竟觉得有些深沉。桀骜不驯的雨丝竟在窗外形成一层薄薄的雨幕
2019年08月30日 12:57:50  吒吒精阅网
心情如此颓废,每个黄昏,我坐在一个岗坡上,看着即将隐于暮色的原野,我觉得我像一个老人,正计算在人世上又
2019年08月30日 12:55:39  吒吒精阅网
天空下着绵绵的秋雨,丝丝地,密密的。淋在班驳的树上,砸落了树枝上所剩无几的同样班驳地黄叶。深秋的雨总是
2019年08月30日 12:49:19  吒吒精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