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初夏的文章

作者: 吒吒精阅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09月07日 14:49:00


  
  篇一:初夏—雨
  久旱甘露,端午佳节,农人合欢。
  远离故土,乡情附月,月以泪语。
  初夏之雨更有一种力量,让人心醉的魔力。雨依旧霹雳啪啦拍打着窗前的铁皮屋顶,偶尔夹着风声的嘶吼。似乎构成了一首曲子,而我把这首曲子叫做挣扎。这个石头城没有理解我的她,甚至较亲密的朋友。想起了大学时光,每逢节日舍友必小聚一下;还有那个喜欢雨的女子,曾经那段如雨如诗般的爱情。
  陆行村庄是如此的安静,静的只能听见风雨声。独自站在窗前,带着些诗意来欣赏这场难得的雨夜。也许是因为心事所扰,在凌晨的夜里还是毫无睡意。放眼望去,唯一能看见的不过几盏昏黄的孤灯,就如我一般,无人过问。似乎很希望,突然有一个电话,轻声的问一句:你还没睡啊?可这不现实,至少现在还没有这样一个人。或许在此时,应该说一句:若闻梅花香,未过苦寒时。来对应此情此景,但话语除了自嘲、自解之外,别无他用。
  世间的感情,往往就是这样奇怪。当我们拥有时,从来都学不会珍惜,也不知道它在心中有多重。直到有一天,曾经芳心暗许的她告诉你:我要结婚了,你有时间过来么?那不是自己一直希望的么,怎么会黯然神伤,有种难以割舍的痛!那渐行渐远、最终消失的音容,默默地祝福吧!
  雨还在继续,时而急促些。也许,在夜的另一端也会有像我一般无法入睡的人,孤单徘徊。我感受着近处的风景,想着远处的人,仍是毫无倦意。什么时候忘记了润之的少年志?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多的感叹?什么时候开始习惯无眠之夜?原来我已是这般的多愁善感。在这里本有机会相恋的,不知为何?只是我依然固执这最后的坚持。想用这最后的坚持去感动谁,这早已是一种奢望。
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”,逝去的已经成为回忆,无法改变,时间亦是回不去,在这个虚伪的社会,保持自己的风度,没心没肺的生活,无法改变这环境,就筑起保护自己的屏障吧!或许,还可以没心没肺的快乐——-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冬夏与春秋。
  
  篇二:初夏书香
  五月,绿叶还是疏离的,在枝头,托着一簇簇的小花,寂静,芳菲。此时若果执书在手,守在半启的窗前,大可领略一缕风,一人静,轻花浅入夏的味道。
  单位对门是儿子念书的学校,每到学生放学上学时,会有一个衣衫脏兮兮的男人卖书。把一块蓝红相间的塑料布就地抖铺开来,从三轮车上小心翼翼地抱下书来,书脊朝上,挨个儿砌起来,书墙一般,所有的书名便展显在眼前,很方便挑选。我时常会目送儿子飞鸟一般跑进校门,一边低头扫这些新旧不一书籍,抬头再看儿子,已经在教室的窗口伸出脑袋了,摆着手让我回去。
  看了两页,便知道这些书不全是正版,鱼龙混杂着,但个别的错别字并不妨碍我阅读,就挑了几本喜欢的。男人靠了墙,手里捧了本《今古传奇》,正看得深入,用眼角扫扫我手里的书,就报出个价格来。很便宜,大约是书店的三四分之一的价格,想想才几块钱,书册也蛮精巧,便不好再追究书的不是再去讨价还价了,于是又捡了几本出来。男人看我手里抱了厚厚的一摞,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,给钱时,男人报出的还是刚才的价格。见我诧异,男人豪气的说:宝剑赠英雄,红粉送佳人。哥哥你虽不是佳人,却是喜欢读书的人,半卖半送价!(中国散文网- )
  居住小区的街口,有一对年老的夫妇摆了个茶摊,这茶摊是在稍大些的城市里绝对见不到的那种。露天而设,简单简陋,手拉的木制风箱,几张笨重粗拙的几凳,一把熏得看不到原色的长嘴铁壶,就是全部家当。来回路过时,却是坐满了人。昨天早上上班时一抽一空坐了一小会儿,才知不是茶好,而是因为边上有个整天捧了书看的老头。老头什么都懂,什么都知,有问必答,有疑必解。
  我去时,因为时间尚早,边上没有几个喝茶的人。老头戴了花镜,只顾在晨曦中看书,不时将食指在嘴唇上湿了,方便翻书。一阵风来,边上的紫槐树上落下一层花来,老人身后襟前,停栖了数枚,就连那斑斑白发上也挑了一瓣,颤颤巍巍,欲飞欲走。凑近去看,原来是在读《菜根谭》的,我就问老人:“这书很好看吗?”老人抬眼看我一下,微微笑了:“咬得菜根,百事可做。这书集儒家思想和佛家义理于一身,包含了许多哲理,能让人豁然开朗哩。”我就说:“缘不得您如此喜欢读书!”老人快活的说:“皮日休曾说:唯书有色,艳于西子,唯文有华,秀于百卉。可见书的好!”妇人给我冲了茶,问:“西子是谁?”我欲要说话,老头左手拂着发上的花一瓣,右手摆着书说:“不可言,不能言…”老妇人收拾桌椅,眼睛斜睨着老头,嘴里不歇的骂:“老东西。。。!”我忙端了茶碗装作喝茶,侧目细看,妇人的眉眼里却是带了笑的。
  书房里堆了不少书,书架上安顿不下了,干脆在墙角摞起来。总会情不自禁会去看,拿了在手里摩挲,情一人似的。也会在夜深时,窜入书房,取下这些书来,在灯下翻看,凑到鼻端,是带了纸香和墨香的,心里便有说不出的踏实和自得,就像钱包里装满了百元大钞上街一样。
  尽管没地方放书了,却还是喜欢买书回来。前几日又从图书超市挑来几本书,其中一本《天气》,是贾平凹亲自挑选编辑的。因为是清库处理,原价28元的书卖10块钱,不由窃喜,就买下了。书是好书,都是贾平凹的散文、序和随笔,装帧也是素雅,浅色发黄的封面上,几缕看是无心确实有意的水墨勾勒,看上去很有文人气质;书印得也不错,编辑和设计很考究,字体编排和插图、符号甚是细腻。更有一篇散文《写给母亲》,写的俗言俗语,感人至深,读过之后,受益匪浅,便在书架上找了个最醒目的地方放了。太忙了回不去老家,夜里就拿了这书择了这篇来读,读着读着,母亲似乎就在身边坐着,在灯光里,用慈爱的目光抚一摸一着我。第二天起来,被子完好,衣服囫囵,原来昨夜是和衣睡了的。镜子里一照,眼角上有眼屎,也有残存的泪水。
  我也读书,读的却多是庸书闲书。但这些书细细品之,其味也无穷,它让庸常而琐碎的日子多了一些了色彩和芬芳。月初,在办公室桌上放了一本当年明月的《明朝那些事儿》,以备闲暇之时,拿来填充空虚。熟料才看了几页,就放不下手了。史书读得不多,《明朝那些事儿》是读过的史书中比较另类的一本。该书语言流畅,时不时调侃一下,真可谓轻轻松松读历史,舒舒服服品古人。只是书中没有引经据典,也未注明出处,是否完全符合史实,也是没有时间和心思去考证了。好在它说的事儿,跟我这些年东鳞西爪地积攒起来的明史都对得上,我也就认为它是真的了。
  看书累了,就推开窗户,俯瞰街上风物。车子和人声在响,却是瞧不见影子,都隐在这个季节的一汪绿色里了。风来,这些槐树叶子就波浪一般翻腾起来,对面人家的一株桐树,绛紫色的花儿铃铛似的,开得正好,见我远远看它,便挥了一些香气过来,这香就踩着碧绿色的波,浮游而来,直直地扑入我的鼻腔。抬眼再看远处,街上有风,随了车流来回奔突,孩子似的。街边白槐和紫槐凋残的花儿随风而落,细细碎碎的白里,混了簇簇一团一团一的紫,缠一绵相拥,嬉戏追逐,似是一场冰与火的舞蹈。
  这个五月,气候温和,空气清新,绿意荡漾,鲜花满目,是最适合读书的时日。古人以芸香草藏书驱虫,故有“书香”一说。而我,坐于花香里读书,书里夹满了用树叶和花一瓣做的书签,每当书本打开,这香就像季节将我缭绕,以至整个房间也都暗浮着植物的清香。书读多了,不经意间,诸多精词妙语,摘抄了数本。许多纠结的心思,在读和写的过程中得到了释通;许多烦心的琐事,体悟之后,竟然成了生活里的一种乐趣和点缀。于是越发喜欢书了,心里惦记了书,眼睛到处也全都是书了。
  有时候,掩卷叹息,会很满足这样的日子。时常会盗用了儿子的言语,这样抒发我的感慨:我的世界很小很小,除了我,就只有书(作业)了;我的世界很大很大,除了我,全都是书(作业)了!
  
  篇三:初夏
  其实我早就想写那一刻的绿和蓝了,大连的初夏本来就来得晚一些,但是又那样的突然和一瞬间,来得太匆匆,担心稍纵即逝,怕记忆会模糊。但更怕写不全,记不完整,说不到位,所以怀着矛盾的心情度过这几天,想多看看,多记记,让那个经典的晨风朝阳下的美景,一直在心底发酵,让那种醉心的感觉在心底尽情流淌。
  那个清晨,因为下了一一夜的雨,似乎干渴的世界一下子被唤醒。虽微凉,但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,大地一下子活了起来。路面像刚洗过澡,油亮油亮的,那黄白标线,在如墨的柏油路映衬下,特别抢眼。路两侧的树,是越发的精神了,一一夜的甘露滋润,再加上体内久聚饱蓄的春一情,在这一刻勃一发,如饥一渴交加的壮汉,饱餐后体力与精神的饱满。看着那由远即近的绿色,我顿时明白了名家名篇描写常用的“吐”字,简单的一个字,就能表示出表现此时此刻植物朋友们的一种主动意愿和迫切的心情!整个山是一一夜间长了起来,那成片的零星绿,或娇或嫩,或舒或展,都显示出了一种热闹和急迫。当然树和树还是不一样的,有的叶子是成朵地争相而出,有的是秀美的羞涩而出,而此时此刻的松树和柏树,展示出的是如此稳重和绅士,正是因为他们甘当了配角,才使此时漫山遍野成片的绿,更加有了层次感,那被浸一润了一一夜雨的黑树干,更衬托了那嫩绿的斑驳美和水墨感!
  而那成片的草地,哪肯相让?争着抢着比着各自的娇和嫩。我恨自己天生的不会作画,不能描绘出此刻她的黄中绿,嫩里透青。而此时的花呀朵呀,对于绿来说,注定不是主角,而成了装点,因为即使再秀再艳,也难是这个季节中那大片片的、放眼的绿的对手。所以我想,即使是再高明的画师,也难以描绘出此时此刻的景,我想这不仅仅是作画技巧的事儿,要想调和出如此精美绝伦的动一态色彩,是需要何等的技艺!不知什么原因,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浮出来了朱自清先生的《绿》,他称那湾梅雨潭的绿为“醉人的”,“女儿绿”,尽管是南北有别,我想我和他的感觉和体会是一样的,但更嫉妒他用尽了我此时此刻想描写的词和句,“婀娜多姿”、“婷婷舞女的裙”、“嫩如婴儿的脸,娇似十六岁的小姑娘酒窝”,我难以描绘出来,此刻,我不禁感觉到心莫名的惶惶然了。
  在那草坪和林间,一个个人造的景观小品也热闹了起来。大大的“南瓜”,色彩鲜明,像被新漆上了未干的油,大大的“蜗牛”在这里湿一漉一漉中当然是自一由自在,在树下的“奶牛”一家三口,因为它们的和谐融洽而更应景,“大鹅”展翅欲飞,“小狗”更加顽皮,而那“小提琴家”正在享受着草坪音乐会的美妙,最吸引我的当然还是那位叼着烟斗下象棋的“老翁”,他还是那一贯的悠然……
  此时的周围是有声音的。那鸟儿叽喳着,我猜想一定是从一个枝头跳向了另一个枝头,呼朋引伴地忙碌着,也一定不是因为啄食而欢呼,它们是不是在互告和分享这一一夜之间突如其来的清新与嫩绿?在那林间小径的木栈道上晨练的人们,五彩的运动装是这绿色的点缀,他们听着脚下微湿的木板发出的声音,轻声漫步在这可餐的美景中,如行走在诗画仙境般的赏心悦目!谁还敢用机器的声音来惊扰这美场景?在远处那洒满阳光的草坪上,有忙碌着为草木修剪的园林工人,他们欢笑地忙碌着,那阵阵飘过的青草香,是这绿色的背景,而那身后升腾起的彩虹,是他们此刻的心情!
  慢慢地,我闻到了海的味道了,也听到了海浪的声音。
  是的,透过参差的绿树,我微微的看到了蓝色的他,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,经过迎客松转过最后一道弯,那庞大的他对我来说已经一览无余地出现在我的眼前!
  我到过不少地方海滩,但唯独喜欢这片,它秀、雅,充满灵性,是海滩中的小资。此时此刻,太阳光已经洒满了整个海面,波光粼粼,如星光点点。但金色不是此时这里的主色调,这初夏的海边,是一种充满诱一惑力的蓝。被微雨洗过的大气,折射着太阳的光线,这时候的天空是何等的蓝,如蓝宝石般,但一定比“海洋之心“的璀璨精美三分,天之蓝和海之蓝的精妙结合,是大自然给人类的完美奉献!站在小小的栏杆边,远眺着山、海、岛,还有那荡漾着的木渔船,能不生情?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,凭栏远眺、仰观宇宙之感,仰观是天,远眺是海,回首是绿树碧草,让我忘却一切,放纵思绪,天马行空,浮想联翩。
  光想还是不够的,就是因为天气还不暖,所以每个人对待此景的做法是不一样的,若只是背着手走在沙滩边的小路上,一定不能解渴;如果是穿着鞋走在沙滩上,哪能一解你此刻的心中的向往。真正懂海的人,这时候会不顾一切,脱一下脚上的鞋和袜子,一手拎着鞋,走在这片沙滩上,偶尔在水边沾一下脚,一下子就把自己置身于这水天相接之中。此时的整个沙滩、海水全是你的,置身于富氧和负氧离子中,而此时此刻,由于脚踩着细沙和鹅卵石,就会从脚底产生升腾起一种为热感。你不知道放什么样的乐曲,能和此时此景相应和,没有汹涌的澎湃,唯有那张翕有序的海浪拍打声,和伴奏消失在沙滩上的白浪的尾音,才是最完美的背景乐!
  其实,在我的心中,早就有一个梦想,就是有一所向阳的房子,并且是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

上一篇:关于从心开始的文章

下一篇:没有了

我把黑夜轻轻地挂在树梢,心儿想独自去与星星共淌…… 今天是我21岁的生日,此前的一些时光我总是把爱幻化成一
2019年09月07日 14:48:29  吒吒精阅网
我待人向来不喜欢献殷勤,这倒不是因为我不够谦卑不愿讨好别人,而是实在感觉到我们之间隔着点什么,有点不大
2019年09月07日 13:20:16  吒吒精阅网
是谁迎着风,看着浪花的飞散;是谁迎着风,站在船头乘风破浪豪情满怀;是谁迎着风,望着前方的苍茫呼唤大海。
2019年09月07日 07:02:17  吒吒精阅网
昨天一个朋友A说:“我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取自己的幸福,可是有些时候我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。”我对他说
2019年09月06日 09:03:36  吒吒精阅网